Mark 1: 1-20

馬可福音1.1-20

v.1福音書第一句話:「上帝的兒子,耶穌基督的福音是這樣開始的(起頭)」,原文第一個字就是「起頭」,此字與約翰1.1的「太初」一樣,暗示了耶穌基督福音是長遠的,超過人的想像,是上帝的作為,從舊約貫穿到新約,為下一句引述先知以賽亞的預言鋪路。

v.1本節宣告耶穌就是「基督」(彌賽亞),是猶太人所期待那位由上帝直接差派授權的「受膏者」,而且是「上帝的兒子」,這身分隨後得到上帝的印證,在可1.11從天上有聲音傳下來,說:「你是我親愛的兒子,我喜愛你」。然而,這身分在人間的確認,竟然是來自一位外族的羅馬軍官:「這人真是上帝的兒子」(可15.39)。由於此身分的重要,當耶穌受大祭司質問時:「你是不是基督,是那位該受稱頌的上帝的兒子?」耶穌回答:「我是!你們都要看見人子坐在全能者的右邊,駕著天上的雲降臨!」(可14.61-62)。

v.2-3 v.2引自瑪3.1v.3引自賽40.3,要明白耶穌的事工,須從舊約聖經開始。2-3節中論到使者、曠野和主,這三者在可1.4-8中都強調講出。

v.4約翰為帶著悔改之心的人施洗,這成為他事奉的特色,以致人稱他為「施洗者」或「那施洗的人」。「悔改」原意是「轉身」、「回轉」,意即「回心轉意」,是聖經中最重要的概念之一,在先知書中,「悔改」所強調的是一個人全心全意地歸向上帝的徹底回轉。人在上帝面前只有這個動作可行,不是修行,不是操練,而是徹底的改頭換面,轉離開自己,轉歸向上帝;轉離開罪惡,轉歸向恩典。

v.4約翰所傳講「悔改的洗禮」是在悔改之後或悔改的當時受洗。洗禮的行動和悔改的心志,在此與免發生了一種絕對重要的先後關係。「罪的赦免」清楚地說明了約翰洗禮的目的,洗禮的宗教儀式,本來只是一種工具而已。但是,當一個罪人帶著真正悔改的心和轉向上帝的行動來接受洗禮時,這一個儀式就不再只是工具而已。因為悔罪者最終所期望的,是上帝藉著洗禮所帶來的赦罪恩典。

v.5「全地......都」:表示約翰所宣講的引起當代人高度的興趣,在他之前,有四個世紀猶太人中沒有先知。

v.6以利亞和其他先知的衣著是羊皮毛衣或駱駝毛衣,腰束皮帶,吃簡單的食物參閱:王下1.8,亞13.4

v.7-8馬可只簡短地記載約翰的信息,且將焦點放在那將要來的大能者身上,參閱:太3.7-12,路3.7-17

v.8「用聖神給你們施洗」是指約珥2.28-29上帝應許要將聖神澆灌在所有上帝子民的身上,以及五旬節的聖神降臨,參閱:徒1.582.1-1111.16。約翰的洗是「悔改的洗,使罪得赦」(可1.4),五旬節聖神降臨後,門徒依照吩咐奉耶穌的名給相信者所施行的洗禮,也同樣強調悔改和赦罪的意義。參閱:徒2.38

v.9-11耶穌為何要受洗? 1.「盡諸般的義」(太3.15)洗禮表明祂將自己分別為聖歸給上帝。2. 聖神降臨在祂身上和從天上傳來之聲音的印證(可1.10-11,太3.16-17)。3. 耶穌受洗時,約翰公開宣布彌賽亞的來臨,和祂事工的開始(約1.31-34)。4. 藉著受洗,耶穌徹底與人的罪及失敗認同,(雖然祂自己無須悔改或洗淨罪惡),成為我們的代罪者(林後5.21)。5. 祂的受洗成為跟隨祂之人的榜樣。

v.12「聖神立刻催促耶穌到曠野去」:「立刻」、「就」、「隨即」、「即時」作為連接詞,參閱:可1.182028-2942-43

v.13「試探」:是人生無法避免的事,但必須認清,試探不是要使人跌倒,是要鍛鍊人的心思和意念,加強人的判斷力;試探是要人作好準備,在過程中更了解自己能力,在試探後能更勇敢、剛強且得到成長。

v.13「四十天」:令人想起摩西(出24.1834.28)及以利亞(王上19.8)的經歷。

v.13撒但」:希伯來文是「敵對者」的意思。到了舊、新兩約之間,猶太人一般上已認定「撒但」是上帝與人之間的首要破壞者。新約繼承這觀念,強調撒但是上帝的主要敵對者,也是統治罪惡世代之王。耶穌很清楚他的使命,最終是與撒但鬥爭的一個使命,參閱:可3.20-27、路10.18-19、約3.8撒但在這裏試探耶穌,嘗試破壞他完成使命,是很自然的事。

v.14約翰下監」的背景及殉道,待馬可6.14-29詳述。馬可在此並沒有說明耶穌從那裏來到加利利,參閱:太4.12、路4.14

v.15日期滿了」所指的日期不是歷史過程中任何一段毫無意義的時間,是指上帝在整個拯救人類的計畫中一個決定性以及成熟的時機。亦即承認上帝是一位有主權、意志和計畫的歷史主宰,這位上帝在他所做的一切事上都有一定的時機。舊約的背景以及希伯來文yome和希臘文kairos都有「日期」、「時候」的意思。參閱:但7.22,結7.12

v.15「上帝國」在聖經神學觀念上主要是指上帝之主權的臨在。其中最強調的是上帝公義的統治,也包括上帝在人心中的主權,以及人對上帝的順服。

v.15近了」:一方面視其為時間性,表示時間「快到了」。一方面可視為動詞,則是強調其空間性,可解釋為:上帝國「已經來臨了」,參閱:約翰1.14,上帝的國已藉著耶穌具體地臨到人間。

v.15當耶穌向人宣告:「你們要悔改,信從福音」時,是上帝與人直接面對面相遇(encounter)的時刻,上帝向人所要求的是「悔改」與「信靠」。人悔改的心如果沒有帶來對上帝的信靠,只是一個消極的行動而已,真正的悔改必須建立在「相信」的基礎上。耶穌強調人所信靠的對象是「福音」,耶穌基督的福音並不是一個抽象的觀念,而是上帝在耶穌身上所要成就的一切。既是這樣,「信福音」實際上就是「信耶穌」,耶穌本身就是人信靠的對象。人對耶穌所表達的信心,不只限於理智上的某一種認識,或思想上的接受,而是包括相信者整個人的行動,決志以及委身。

v.16加利利海的形狀如心,在水平線下229公尺,南北長約有22公里長,湖面寬約10公里左右,水源來自約但河上游。亦名革尼撒勒湖(路5.1)或提比哩亞海(約6.121.1)。湖岸在耶穌的時代有伯賽大和迦百農等城,是耶穌當時常出入的地方。當耶穌順著加利利海邊走的時候,原是漁夫的西門和他的兄弟安得烈正在海裡撒網。但這並非耶穌第一次遇見西門和安得烈,參閱:約1.35-42

v.17-18耶穌向門徒所發的呼召是明確的,帶著權柄和能力,使得蒙召者幾乎沒有抗拒的餘地,且要求他們已完全獻身來回應。「來跟從我」中的「來」字,在希臘原文是一個命令式的動詞,難怪他們「立刻」捨了網,跟從耶穌。

v.19-20「招呼」(和合本)的翻譯易誤解為「平常的打招呼」。但其原文的意義以及動詞的形態都在表明耶穌當時的行動,並不是一種尋常的招呼,而是上帝對人的選召,如同「呼召」(現代中譯修訂版)一樣。

v.19-20呼召」在聖經中不論是以何種語態形態出現,都是在強調上帝呼召人的主權、同在以及蒙召者的使命和責任。不論是舊約的先知和僕人或新約的使徒和信徒,他們蒙召的意義基本上都是一樣的,參閱:賽41.8-1042.5-9,羅8.30,林前1.9,彼前1.15。西庇太的兩個兒子雅各和約翰對耶穌的呼召所作出的反應,和西門、安得烈一樣,都是以「立即」的行動表達了他們跟從耶穌的決心和精神。

討論與分享

1. 從「起頭」做聯想,任何人一生的歷史都有其起頭,試分享自己一生歷史的起頭是如何開展的。

2. 「曠野」是悔改、受試探與祈禱的地方,觀察在曠野中出現的角色:「撒旦試探」、「野獸同在」、「天使伺候」分別代表什麼? 試想曠野對自己可能是指什麼? 請分享自己在人生當中對「曠野」的體驗。

3. 「悔改」最大的障礙是什麼?「回應呼召」最大的困難是什麼?請先寫下來,下次分享。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