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rk 10:32-52

馬可福音10.32-52

一、耶穌第三次預言自己被殺害(可10.32-34,太20.17-19,路18.31-34

v.32耶穌、門徒一行人走路往耶路撒冷去,耶穌在前頭走。整群人走路的氣氛不一樣,令門徒覺得「希奇」,跟隨的人覺得害怕,可能跟耶穌的表現有關。耶穌再次告訴12門徒,自己將要遭遇的事。

v.33-34 在三次受害預言中,耶穌都強調他的被殺以及三天後從死裏復活的事(可8.319.3110.34)。在第三次的預言中,有「戲弄他,吐唾沫在他的臉上,鞭打他」較詳細的描寫;以及提到他將被交給外邦人。從事後的情形看來,外邦人很清楚是指羅馬巡撫彼拉多及士兵等。

討論與分享:

1. 為甚麼耶穌這次的行動或態度會讓門徒覺得希奇,跟隨的人覺得害怕?

 

二、雅各和約翰的請求(可10.35-45,太20.20-28

v.35 10.35-45這段記載與可9.33-37都論及「為大為首」的真正意義,且都接在耶穌受難和受死的預言之後。但兩者都顯示門徒在屬靈的事上反應很遲鈍。

v.35-37 雅各與約翰向耶穌表達,希望在耶穌得勝坐王位時,坐在耶穌的左右兩邊。意即在上帝國的榮耀裡,坐在除了耶穌以外最有權柄、最尊貴的位置。

v.38「喝我所喝的杯」是一句猶太諺語,意思是「與人同甘共苦」。舊約聖經中常用「酒杯」來象徵上帝對人的罪和悖逆所發的忿怒,參閱:詩篇75.8、以賽亞51.17-23、耶利米25.15-2849.1251.7、以西結23.31-34、撒迦利亞12.2等。耶穌所喝的杯,是指祂代替罪人背負起上帝對罪惡所施行的刑罰。「我所受的洗」:受洗和酒杯的象徵是相似的,指祂所受的苦難和死亡是一種洗禮,參閱:羅馬書6.3-7

v.39-40 兩兄弟直覺的回答:我們能,可能是不經思考的。但耶穌回說:「我所喝的杯,你們也要喝;我所受的洗,你們也要受」,慎重地預告他們會受苦。至於誰坐在上帝國中那左右的位置,是上帝的權柄,不是耶穌可以決定的。

v.41-44 其餘的10個門徒,因為雅各和約翰為了自己的地位所作出的要求而惱怒,是很自然、可理解的。耶穌藉此機會教育,世間的價值觀是順應人性,由下而上,不斷攀升,追求權力、地位。但上帝國價值觀是,由上而下,道成肉身,謙卑、愛心服事的價值觀,即:「你們當中誰要作大人物,誰就得作你們的僕人; 誰要居首,誰就得做大眾的奴僕」。耶穌指出人世間與上帝國之間,是完全不一樣的心態與價值觀念,以此幫助門徒逐漸體會耶穌受苦的意義。

v.45 耶穌以僕人的身分來到人世間,正如以賽亞52.13-53.12所描述,他是為救贖人而受苦受死。「作」:是「代替」之意,意即耶穌代贖之死。「多人」:有「所有人」的含義。以「多人」或「眾人」來代表「所有人」或「整體」的用法,常見於新約中,參閱:馬可1.346.2,羅馬書5.15,提摩太前書2.6。「贖價」:使人從罪的捆綁中得釋放所付的代價,耶穌付出他的生命,把人從罪和死亡的捆綁中釋放出來。

討論與分享:

1. 要如何落實耶穌所說:「你們當中誰要作大人物,誰就得作你們的僕人;誰要居首 ,誰就得做大眾的奴僕」的信仰原則?

 

三、治好盲人巴底買(可10.46-52,太20.29-34,路18.35-43

v.46 耶穌和門徒等一群人,出耶利哥往耶路撒冷的路上,有一個名叫巴底買的盲人坐在路邊討飯,是當時常見的景象。

v.47「拿撒勒的耶穌」是一般人對耶穌的認識,這名稱無彌賽亞或救主的含義。「大衛的子孫」:猶太人相信彌賽亞要從大衛的子孫出來,參閱:以賽亞9.6-711.1-3,耶利米23.5-6,以西結34.23-24。他請求耶穌可憐他。

v.48周圍的人責備巴底買,叫他住嘴。但他越大聲叫,終於引起耶穌的注意。

v.49-50 耶穌沒有責備或吩咐巴底買安靜,反而回應他的呼喊。停住腳步,叫巴底買過來。巴底買放下衣服,跳起來,走到耶穌面前。當巴底買以「大衛的子孫」稱呼耶穌時,他並沒有像以往保守彌賽亞身分的祕密,似乎顯示自己的時刻即將到來。

v.51-52 耶穌問巴底買要我為你作甚麼,可說是藉著問題讓他清楚地表達自己的心願以及加強他的信心,一種近乎宣告或認信的行動。當耶穌強調巴底買的信心那一刻,他立刻就看見了,他就跟隨耶穌。這點與患血漏病的女人憑信心得醫治的情況很相似。

討論與分享:

1. 耶穌對待巴底買的態度與眾人對待他的態度,有何不同?

 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