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rk 11:27-12:17

馬可福音11.27-12.17

v.13為何這棵無花果樹長滿葉子卻無果子? 在一般正常的情形下,無花果樹是在現代陽曆二月間開始結果,然後發芽長葉,至四、五月間即達綠蔭茂密的地步,每一個葉子下面都有一個果子,大多數果子須至六月間才成熟,不過也有些果子會早熟。經文所述時間,已近逾越節(可14.1),大約介乎陽曆三、四月之間。因此,按常理,那棵無花果樹是不該光有葉子而沒有果子的。

一、質問耶穌的權柄(可11.27-33,太21.23-27,路20.1-8

v.27-28 「祭司長」、「文士」與「長老」來自三個不同的團體,這三個團體就是猶太公會的成員。他們質問耶穌潔淨聖殿的權柄是從何而來?如果耶穌說他的權柄來自上帝,就可以告他褻瀆上帝一類的罪名。如果耶穌說自己的權柄不是來自上帝,那就會失去眾人的擁戴。

v.29-30 耶穌會如此反問,因施洗約翰曾經承認耶穌的權柄是來自天上(可1.7-8),他們若承認施洗約翰是上帝差來的,等於接受耶穌的權柄來自上帝,肯定施洗約翰的權柄,同時也肯定耶穌的權柄。

v.31-33 宗教領袖們不信施洗約翰的權柄自天上來,又怕百姓,所以只能回答「 不知道」,而耶穌也就不必回答他的權柄來源。

論與分享:

1.  猶太人宗教領袖和當權者的那些心態和行為,是我們的警戒?

二、惡園戶的比喻(可12.1-12,太21.33-46,路20.9-19

v.1-12 「他們」:應是指前一章中的「祭司長」、「文士」和「長老」。雖然路加20.9是對百姓說的比喻,但主要對象應是來質詢耶穌的宗教領袖們。當時的地主將土地租給佃農耕作,收取定量的農作物為租金,是很普遍的事,耶穌以當時大家熟悉的狀況來比喻。「壓酒池」:是將岩石鑿成一個壓酒以及儲酒的容器或槽。整個比喻的背景很類似以賽亞5.1-7描述的情形,在該處葡萄園很清楚是象徵以色列民。

v.2-5 起初園主派僕人們去收租金(果子),結果僕人們被園戶打、凌辱、甚至殺害。假設園主是上帝,園戶是猶太人,或他們的領袖。比喻中接二連三被害的僕人,很明顯是上帝所差派的先知,期中有很多被殺。

v.6-8 園主於是派自己的兒子去收租金,本以為園戶會尊敬他,結果反而被園戶所殺。根據猶太律法,一塊土地如果沒有後嗣去認領,就會被宣告為「無業主之地」,可以由任何人去認領。園戶假設那兒子將以後嗣的 身分繼承土地,如果把他殺掉,他們就可以認領這地了。兒子代表基督,他後來被宗教領袖定了死罪。

v.9比喻結語強調園戶應得的審判,以及葡萄園轉租給別人的事實。初期教會應該不難從這聯想到,猶太人從主後6670年與羅馬人在交戰中所經歷的大災難,以及舊的以色列被「新以色列」─教會─所取代的事實。

v.10-12 耶穌引用的詩篇118.22-23,原是在表達上帝的子民對上帝的信靠,以及對上帝奇妙拯救的頌讚。初期教會很自然將這經文用在耶穌身上,將耶穌比喻為被以色列人所棄絕的石頭。但上帝卻將它用作房角的頭塊石頭,立為上帝國度的基礎。參閱:徒4.11,弗2.20,彼前2.7這些宗教領袖知道「園戶」代表他們,所以越想要抓耶穌。

討論與分享:

1.耶穌所說葡萄園的比喻,給你的啟示是……

三、論納稅給該撒(可12.13-17,太22.15-22,路20.20-26

v.13-14 「法利賽人」是敬虔、看重傳統的猶太教徒,有強烈的民族意識,反對羅馬帝國的統治。「希律黨」不是宗教團體,是一個政治黨派,支持羅馬帝國在猶太人中的統治。原是立場、目標不同的兩個團體,早在耶穌傳道初期,即想陷害耶穌(可3.6)。納稅給該撒:原文指「人頭稅」,猶太地的猶太人,男人14歲以上,女人12歲以上,至65歲為止,每人均須向羅馬政府繳納人頭稅。這種稅不受人民歡迎,有些猶太人乾脆拒絕繳納,認為納稅就等於承認羅馬人的統治權。耶穌若說可以,法利賽人就會在猶太人面前指控他對祖國不忠。如果耶穌說不,希律黨人就可去向羅馬巡撫告發他,可能會因叛逆罪而被處決。

v.15-17 當時通用的羅馬錢幣,一面刻有皇帝提比留的肖像,另一面用拉丁文刻著該撒的字號。將羅馬皇帝視為神的宗教行為,虔誠的猶太人在良心上是不能接受的,耶穌的回答承認羅馬皇帝該撒在人的國度的地位。納稅給政府是人民應盡的義務,上帝的子民生活在世界上,納稅給政府與作一個上帝國的國民並不衝突。對耶穌來說,上帝的權柄是人間政權的根源,在本質上跟一切人的權柄是不同的。

討論與分享:

1.從耶穌納稅的回答中,上帝的子民對國家社會的責任為何?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