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rk 4:35-5:20

馬可福音4.35-5.20

一、耶穌平靜風浪(可4.35-41,太8.23-27,路8.22-25

v.35-36耶穌和門徒一同上船渡過加利利海,「他們到加利利湖的那一邊,屬於格拉森人的地區」(可5.1),是從西岸渡到東岸,因為格拉森地方在湖的東岸。耶穌和門徒暫時離開眾人到湖的另一邊,卻還有別的船和他同行,可見耶穌還是被人緊緊地跟隨。

v.37-38加利利海在水平線以下七百呎,周圍常有氣流由峽谷中吹下,在水面形成大風暴。海上起了暴風,波浪打入船內,船幾乎要滿了水。耶穌在船尾睡覺,門徒搖醒他,告訴他危險的處境,帶著責怪的語氣說:「老師,我們快死啦,你不在乎嗎?」

v.39-41耶穌用命令式的口氣,斥責風和海,風和海就止住了。這個神蹟見證了耶穌是自然的主宰,彰顯他有超然的力量。耶穌進而責備門徒的信心不足,門徒懼怕且驚訝耶穌居然能夠控制自然。門徒曾經見過耶穌治病和趕鬼的神蹟,但克服自然現象的神蹟是第一個。難怪門徒就非常恐懼,彼此說:「這個人究竟是誰,連風浪也聽從他!」

討論與分享:

1. 耶穌在暴風大浪中行此神蹟,他的目的為何?

2. 在你的人生中,曾否遭遇風暴?你如何解決?

 

二、醫治被群鬼所附的人(可5.1-20,太8.28-34,路8.26-39

v.1「格拉森人的地方」:在加利利海東南方約56公里。在靠近加利利海東邊,有一村莊名叫「喀爾沙Kersa」。從該地養豬群和墳地看來,清楚說明這是眾多外邦人居住的地方,因猶太人認為豬是不潔淨的(利11.7)。其次,在猶太人的境內,墳墓常是在山洞裏的。

v.2耶穌下船後,被污鬼附著的人走出墓地便遇到耶穌這個行動可能是污鬼主動做的。從整段經文看來,被污鬼附著的人似乎完全失去了自己的自主權。

v.3-5被污鬼附著的人常有超人的力氣及狂野的性情,平常一個污鬼已經夠難制伏了,何況整群(可5.9),就更難制伏他了。在墓地、山中喊叫,又用石頭砸自己這種反常、可怕的舉動,更加說明這個人已完全失去理智。

v.6「拜他」應解釋作「下跪」或「俯伏」比較恰當,這不是一般人對上帝那種誠心的敬拜。因污鬼是為撒旦服務,是與上帝為敵的,不可能會誠心地敬拜耶穌。可3.11已經提過污鬼認識耶穌是上帝的兒子。

v.7「至高上帝」這是外邦人對耶和華上帝的稱呼(參閱:創14.18,民24.16,賽14.14,但3.264.2,徒16.17)。「我與你有甚麼相干」:意思為「我與你有什麼共通之處呢?」、「你為什麼要來干擾我?」、「別多管閒事」。污鬼藉著被附之人的聲音說:「求你向上帝起誓,不要叫我受折磨」,污鬼向上帝的祈求帶有強烈的諷刺性。

v.8「吩咐」:原文的時態顯示耶穌「一再地吩咐」污鬼由那人身上出來。

v.9耶穌問的是那個人的名字,而回答者卻是污鬼。「群」:原為羅馬軍隊編制中「軍團」的名稱,每群大約五、六千人。這顯示此人被很多污鬼附著,可能代表與帶著上帝能力的耶穌對抗的眾多惡勢力。

v.10求耶穌「不要趕他們離開那地」:污鬼懼怕被送到永遠的刑罰裡去,就是「到無底坑裡去」(路8.31)。

v.11-13經文並沒有說明這群污鬼央求耶穌這樣做的理由。這是否意味著污鬼知道自己已經到了窮途末路的時候了?無論如何,豬隻因被一大群的污鬼所附,而集體闖下山崖這件可怕的事,顯出污鬼的凶暴力量。

v.14-17這一個既可怕又神奇的事件,在格拉森這個鄉下所引起的騷動是不難想像的。令他們感到害怕的,不是二千豬群的滅亡,而是從前被污鬼附著的那人神奇地改變。v.15「坐著,穿上衣服,心裏明白過來」,這些動作都表明了這個人恢復正常的生活。然而,這個轟動一時的事件並沒有導致眾人對耶穌的信靠。相反地,眾人請求耶穌離開他們的境界。

v.18-20耶穌尊重眾人的意見而上船,離開那個地方。從前被污鬼附著的那人渴望和耶穌同在,是很自然的事。耶穌不許的理由是為了要讓他在親友之間有見證上帝的機會。耶穌自己被逼離開那個地方,更顯得這個蒙恩的人有留下來為主見證的需要。他的宣揚工作結果不僅限於格拉森,也包括了低加波利一帶很廣大的地區。低加波利在羅馬時代是屬敘利亞的巡撫所管的地區,這地區原本有十個屬於希臘人的自由城市(因此希臘名叫 Decapolis)。

 

討論與分享:

1. 格拉森的人為什麼看到被鬼附的人清醒過來,卻反要耶穌離開那裏?

2. 對放豬的人來說,二千隻豬的經濟損失是很大的。這是釋放或拯救那被污鬼附著的人的最佳途徑?

3. 要付上那麼大的代價才能使被鬼附者獲得釋放,是否表示耶穌非常看重人的生命價值?

Comments